戈壁荒漠里的追梦者 2019年10月15日 18:46:41 来源: 中国新闻网

“一带一路”陆上大动脉——北京至新疆高速公路(简称京新高速)是目前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,全长2540公里,全线建成后,北京至乌鲁木齐全程时间从41小时缩短至26小时。

然而,这条大动脉目前尚有500公里“肠梗阻”没有贯通,而这段“肠梗阻”又因地处天山东麓的千里戈壁滩,条件艰苦、环境复杂、体量大、施工时间短,给“疏通”手术带来诸多意料不到困难和艰辛。

越是艰难越向前。参加“疏通肠梗阻”手术的中铁十六局集团路桥公司路面分公司40多名员工,战酷暑,斗风沙,夜以继日,忘我付出、勇敢追梦。

当好表率,引领团队向前

在施工现场,我们见到了项目经理——黑黑的河北汉子赵杰。

敦实的体型,不善言谈的赵杰每天在68公里管段内的6个工作面、2个工区、5座拌合站内奔忙。他起的最早,睡的最晚,始终坚持“今日事、今日毕”的工作原则,如果有一天没有完成既定目标,一定要找出原因,并解决问题,坚持不让问题过夜。

 

一旁的试验室主任任朝凤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:“我给赵总提过意见,建议安排工作早一点,过了夜间12点,实在困得睁不开眼,大家很难再回复。”

赵杰腼腆地说:“自从来到这个项目,12点前确实没睡过觉,经常半夜在群里安排第二天的工作,早上不超过6点肯定起床。我们进场最晚、有效施工期最短,作为项目经理,我必须做好表率,带领大家捍卫十六局路面专业的‘金字招牌’,只是苦了大家啰!”

7月的巴里坤酷热难耐,持续几个月的高强度、高负荷工作后,赵杰病倒了,被查出患有胰腺炎,医生建议马上进行手术。赵杰一把拉住了医生:“大夫,工地上正在大干呢,这个时候我怎么能离开?冬休吧,冬休的时候我一定来做手术。”

就这样,赵杰带着医生开的药赶回项目部,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。

妻子心疼地埋怨他:“身体最要紧,胰腺这东西疼起要人命,干活不是有大家吗?”

“正是因为大家都在工地上玩命地干活,我才更不能躺在医院躲清闲!那样,对不起弟兄们哪。”

提起他的弟兄们,赵杰的眼眶里总是忍不住地发酸,他经常说:“弟兄们跟着我,吃了太多的苦啊,真感觉对不起大家。”

“就说我的好搭档、总工程师尹亮吧,在这个项目,他承担了很重的责任,虽然成长了很多,但也确实吃了不少苦头啊。”赵杰感慨道。

新疆的冬天来得早,冷得快,如果不在冬天到来之前将修建好的水稳层铺上沥青层,这几个月的辛苦工作都将化为泡影。为此,尹亮多次与业主、监理以及中心试验室的人员联系,不断改进沥青站的修建、调试运行问题,常常晚上十二点左右才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项目部。

妻子带着三岁女儿到工地看他,但项目正是大干时期,尹亮每天早出晚归,出门时女儿睡得正香,回来时女儿已进入梦乡,偶尔中午才能陪她玩一下,美丽的巴里坤湖近在咫尺,却从来没去玩过。  “来了这么久,也没好好陪陪孩子,跟没来有啥区别,我们还是回去算了。”非常理解尹亮的妻子虽然有些生气和抱怨,但她又怕母女俩在这里影响尹亮的工作,为了不让尹亮分心,还是决定带孩子先回去。尹亮哄了妻子又哄女儿,答应工程完工了一定回家陪她们好好玩。

目送她们离开,尹亮眼睛红红地,一咬牙,转身又去工地了。

“还有二工区长余志良,完全就是个‘拼命三郎’。”赵杰接着说。

二工区的环境是全线最艰苦的,荒无人烟,风沙弥漫,缺水缺电。余志良是一位“90后”,大家都说他有三头六臂。项目上场,工区没有厨师,他自己到50公里以外的县城买菜回来做饭,工区所有事情尽心尽责,供电、供水、供料、生产、施工等等事情让他没有时间停歇。

“我没见过工区长爬到车上盖篷布的。”一位监理不解地说。不辞辛苦、亲力亲为的余志良,每天半夜都起来查看水池蓄水情况,水少了要去排查原因,水多了要避免浪费。

“每天凌晨2点起来查看一遍,尤其是水,在这里水太宝贵了”余志良说道。

我们虽年轻,却有无限热情

像赵杰和尹亮、余志良这样把全部的感情和心思都扑在京新公路建设上的,还有很多很多,可以说,路面分公司的全体参战人员,没有一个是拉后腿的,就连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也个个都是不怕虎的初生牛犊,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像葡萄一样一串一串的故事。

1 2 3
更多精彩,请关注一带一路国家发展网
免责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一带一路国家发展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国声智库微信二维码